如果说今天开始心所紧依着的另一方必须要分开

那 “” 或许是连接着两颗心脏的透明丝索

穿越每立方二十微克粒子的空气

依然感受到那颗此生不愿再遗失的 二十一克的灵魂

他的离去其实并没有让她感到特别特别的难受。

只是空荡和空白,似乎代替他占据了她从那天开始的生活。

空虚的生活总是让她开心不起来,偌大的房子对她来说只剩下空气,却一直压得她喘不过气。

两支并列着的牙刷,成套的碗筷,细麻绳上挂着的相片…

这些不舍得丢掉的回忆,每天每天,似乎都在提醒着她已经失去了—她从来都不想承认遗失了的东西。

失去总是比得不到更加狼狈,如果可以,她不愿再尝到任何这样的空虚感。

如果弄丢的东西可以找得到,那该有多好。

但谁又可以为她带回来,那颗她曾经一直紧紧依靠着的灵魂。

 

她拿着他的家人今早送来家里的礼物盒,说是临终前他为她准备的东西。

打开礼物盒,里面只装着一台手机和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条。

 

请你找到我”,上面这么写着。

 

手机里除了一个额外安装的app以外,整台手机就跟一台新手机一样,什么也没有。

抱着耐人寻味的思绪,她点开了这个app,跳出来的是一个湖水绿色的 “找到我” 按钮。

压抑着急剧跳动的心脏,屏着呼吸,微微颤抖的拇指头点击了这个按钮。

 

一秒…三秒…

重重的呼吸声打破了空气中的沉寂。

并没有什么失而复得的奇迹。

这时的她是这么想的。

收起了手机,她没有再多想些什么。

 

几天后的早晨,晴空万里。

她穿上外套,挂着包包就出门了。

想着这个礼拜要交的毕业专题,和一些零散的报告,她轻轻踩着步伐,其实并没有一丝的紧张感。

 

咯哒。

一直踩着相同频率的鞋跟突然停在一栋褐色的小屋前方。

她迟疑了一下,抬头望了一眼右侧那家咖啡馆。

熟悉的复古棕褐色木制座椅,耳熟的轻音乐,客人依然零零散散,只是柜台里的服务员换了一个生面孔。

这里是靠离学校最近,也是他们第一次对话的咖啡馆。

 

“今天又是提拉米苏吗?”

熟悉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再次响起,一个回头,却连余韵都消失殆尽。

 

他爱咖啡,她爱蛋糕。

拿同一门课的他们总是在下课后,一前一后来到这家咖啡馆,

享用自己最爱的那一份茶点,开始谈论着每天遇上的不同的事情。

 

她最爱吃这家店的提拉米苏。

不仅是因为这家店在蛋糕上所使用咖啡糖浆拥有着特殊的苦甜味,马沙拉酒的香醇,马斯卡彭奶酪和奶油的浓郁顺滑,经过细密处理的手指饼干的绵密,还有最面上那层厚厚的可可粉……

她总是这样对他述说提拉米苏的美味,而且常常是露出十分幸福的模样。

 

可爱的是,

他开始追她的时候,他就特意制作了好几个在蛋糕表面上撒粉用的版模。

他每一天都厚着脸皮拜托蛋糕师傅,特意在她点的提拉米苏上面,撒上不同花样的糖粉。

爱心、她的名字、特殊的纪念日、她的卡通人物形象…每一次都为她准备了不同的小惊喜。

甚至想对她说的话也会印在上面。

有一次吵架的时候,他还特意用这种方式来道歉,让她一不小心就笑了出来,压迫的气氛瞬间就被瓦解了。

 

又苦又甜,绵密而干涩,是她最爱的口感。

然而现在回想起来的提拉米苏,却只有那干涩的苦味。

 

不知道原因,

回想着这些的同时,她的手不自觉地就伸入了黑色肩包里,摸出了那台手机。

愣愣地打开以后,细白的拇指头又攀上了那个app。

 

找到我

按钮上这么写着。

这几颗字在这几天似乎一直都在呼唤着她,时时刻刻都在扰乱她的思绪。

盯着手机屏幕,她几乎没有下意识地就让指尖停在按钮正上方。

往下一按。

 

哔哔…哔哔…哔哔…

微弱的声响突然从咖啡馆里传出来。

通过敞开着的窗口,传到她的耳里。

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她先是错愕了一下,就开始紧张地应声寻找声音来源。

直到发现柜台那个服务员也有些举动以后,她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那个新来的服务员。

 

服务员弯下身子,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吉他弹片大小,正方形的钥匙圈。

一直没有停下来的警示声让服务员一开始有点不知所措,紧张的抬头扫视四周围。

没多久,就和窗外的她对到了眼。

稍微停顿之后就展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进来吧。”

服务员走到门口,对第一次见面的她邀请道。

 

她抱着疑惑踏入了咖啡馆,整个人傻傻地,一屁股坐上服务员为她拉开的木椅。

服务员不熟练地在柜台里忙活,随后把蛋糕、咖啡和餐具一个一个端到她面前的桌上。

她愣愣地看着服务员,一句话也没能问出来。

 

服务员将一直发出声响的那个钥匙圈交到她手上。

“这是一个蓝牙追踪器。”

指着她手中小小的钥匙圈,服务员终于开始为她做出解释。

 

“有一个男孩之前来拜访过我们。

他说,当遇到一个女孩拿着手机寻找这颗小追踪器的时候,要请我们把她当VIP一样好好对待她。”

 

服务员故意停顿了一下,笑得灿烂。

“他在这里留了一年份的提拉米苏蛋糕,欢迎你随时过来享用。”

 

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傻傻盯着桌上那些特意为她准备的蛋糕和咖啡。

笑一个吧

这是今天印在提拉米苏上面的字样。

取代千言万语的,是她那一抹很久都没有再出现过的笑容,和终于流出来的泪水。

 

这是他离开以后的第一次,她真的感觉到了他的灵魂依然在她心里。

和所有她为他留下来的遗物都不一样,

她栓紧这一颗小小的方形追踪器,所有的振作不起来的情感都随着笑容消逝了。

 

这一刻,她真正感受到了心脏在跳动。

从那里有一些温热的东西开始传开,渐渐传遍着她全身上下的每一条血管。

她一直以来的空虚,一瞬间就被某些由心开始温暖的东西,填满着。

 

或许,他们之间不是没有任何联系的。

在这看似虚无的空气里,“” 悄悄地为他们牵起了一条—甜蜜的线。

 

如果说今天开始心所紧依着的另一方必须要分开

那 “” 或许是连接着两颗心脏的透明丝索

穿越每立方二十微克粒子的空气

依然感受到那颗此生不愿再遗失的 二十一克的灵魂

 

“TAG La”

此生不再遗失任何一个

不想遗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