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果实望公平分配,首相指官联公司正面带动微型企业

经济果实望公平分配,首相指官联公司正面带动微型企业

官联投资公司(GLIC)与官联公司(GLC),是我国政府强度介入经济活动的重要臂膀。在现在政府的资金撑起了马股将近半边天,这些涉及的领域涵盖了经济、政治、社会、心理、教育、管理、新闻、传播等等,里面经营的业务包括每一位小市民的日常生活。

在前几天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表示,政府有意和希望官联投资公司(GLIC)与官联公司(GLC)的财政表现有良好的表现,产生正面效果带动我国企业,特别是中小型的和微型企业。我国有的官联投资公司分别是财政部长机构(MoF Inc.)、国库控股(Khazanah)、雇员公积金局、朝圣基金局、武装部队基金局、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以及国民投资公司。它们所控制的35家官联公司,许多都是家喻户晓的大企业,如马银行、国能、亚通等

经济果实,人人有份

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表示,经济成长成果必须要保证能公平公正的分配,以确保所有国人能享有持续及包容性的发展。在新冠疫情接二连三的影响后,新常态以及全球的商业格局也在不断的变化下。这是很一项很重要转变,这些变化以确保官联公司与官联投资公司能够在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发挥最大影响力。官联公司在国家发展底下的任务分别是加强公司管理,同时必须保持敏捷,特别是必须扮演持续改进和加强角色,以保持竞争力。至今官联公司市值为4450亿令吉,占大马交易所市值的约25%。

PM:官联公司、经济果实

今年,GLC会尽全力通过保住工作(JaminKerja) 计划,提供3万个就业机会,而通过 灾害反应网络(GDRN)的新面貌,GLC/GLIC将有助提高教育与公共卫生品质,尤其是针对弱势群体与有需要者。”

他指第二个重点是通过商业融资等举措,恢复企业能力与竞争力,并通过GLC/GLIC生态系统,支持微型和中小企业。

疫情底下的经济果实

大马在疫情影响下,商业经济生态越来越迫切需要重组社会安全系统,而这项计划的忠旨意在加强这些公司的能力与角色,特别是在疫情后节奏快速变化的运营环境。我国政府希望通过现有的官联公司及官联投资公司的灾难反应网络平台(GDRN)保持继续协调及合作,这样以便不仅能迅速反应面对各种问题,同时也能积极的为大马一家提供所需的援助。

首相说,冠病大流行扩大了有能力者及无能力者之间的差距,不论是在商业或低收入群体方面都出现这现象,为此政府制定2022年财政预算案时,把重点放在拉近因冠病造成的财富和数字鸿沟。

“例如在预算案中,政府透过GLC网络倡议拨款50亿吉,帮助中小企业及提供咨询和金融支持服务等计划。GLCs/GLICs也需达到目标或关键绩效指标 (KPI),包括加速付款予各自供应商。

subscriber

Related Articl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官联投资公司(GLIC)与官联公司(GLC),是我国政府强度介入经济活动的重要臂膀。在现在政府的资金撑起了马股将近半边天,这些涉及的领域涵盖了经济、政治、社会、心理、教育、管理、新闻、传播等等,里面经营的业务包括每一位小市民的日常生活。

在前几天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表示,政府有意和希望官联投资公司(GLIC)与官联公司(GLC)的财政表现有良好的表现,产生正面效果带动我国企业,特别是中小型的和微型企业。我国有的官联投资公司分别是财政部长机构(MoF Inc.)、国库控股(Khazanah)、雇员公积金局、朝圣基金局、武装部队基金局、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以及国民投资公司。它们所控制的35家官联公司,许多都是家喻户晓的大企业,如马银行、国能、亚通等

经济果实,人人有份

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表示,经济成长成果必须要保证能公平公正的分配,以确保所有国人能享有持续及包容性的发展。在新冠疫情接二连三的影响后,新常态以及全球的商业格局也在不断的变化下。这是很一项很重要转变,这些变化以确保官联公司与官联投资公司能够在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发挥最大影响力。官联公司在国家发展底下的任务分别是加强公司管理,同时必须保持敏捷,特别是必须扮演持续改进和加强角色,以保持竞争力。至今官联公司市值为4450亿令吉,占大马交易所市值的约25%。

PM:官联公司、经济果实

今年,GLC会尽全力通过保住工作(JaminKerja) 计划,提供3万个就业机会,而通过 灾害反应网络(GDRN)的新面貌,GLC/GLIC将有助提高教育与公共卫生品质,尤其是针对弱势群体与有需要者。”

他指第二个重点是通过商业融资等举措,恢复企业能力与竞争力,并通过GLC/GLIC生态系统,支持微型和中小企业。

疫情底下的经济果实

大马在疫情影响下,商业经济生态越来越迫切需要重组社会安全系统,而这项计划的忠旨意在加强这些公司的能力与角色,特别是在疫情后节奏快速变化的运营环境。我国政府希望通过现有的官联公司及官联投资公司的灾难反应网络平台(GDRN)保持继续协调及合作,这样以便不仅能迅速反应面对各种问题,同时也能积极的为大马一家提供所需的援助。

首相说,冠病大流行扩大了有能力者及无能力者之间的差距,不论是在商业或低收入群体方面都出现这现象,为此政府制定2022年财政预算案时,把重点放在拉近因冠病造成的财富和数字鸿沟。

“例如在预算案中,政府透过GLC网络倡议拨款50亿吉,帮助中小企业及提供咨询和金融支持服务等计划。GLCs/GLICs也需达到目标或关键绩效指标 (KPI),包括加速付款予各自供应商。